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587章 黑粉无敌(20)

  安寂半天没找到,初筝走到门口看他。

  男生可能是因为着急,额头上出了薄汗,东西被他翻得乱七八糟。

  听见初筝进来的脚步声,安寂微微抬眸:“马上就找到了,你再等我一下。”

  初筝点头,示意他继续。

  书房不算宽敞,初筝在门口旁边的那面墙上看着一些照片。

  都是合照,应该是不同阶段的毕业照。

  初筝一眼晃过去,没看出来这里面有没有安寂。

  不过……

  中间那张看上去像高中毕业照的照片,怎么有点眼熟呢?

  初筝摸出手机,点开原主的朋友圈,很快就滑到下面。

  原主有一张一样的高中毕业照……

  说一样也不太准确,只是校服一样,学校名字一样。

  初筝看了下上面的水印时间,安寂挂的这个比原主发的这个早一年。

  也就是说……安寂是原主的学长?

  不是!

  原主这妹纸搞什么呢!

  剧情记忆真的就只是剧情记忆,初筝完全无法接收到这身体的存在过的想法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

  初筝手一抖,赶紧把手机揣回兜里。
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初筝扬下照片的位置,镇定的问:“你毕业照?”

  安寂顺着看过去:“嗯……这是我高中毕业照,怎么了吗?”

  初筝随意的问:“你在哪儿啊?”

  安寂指着边缘的位置:“这里……那个时候我还比较矮,被挡住了。”

  初筝看过去,确实被挡住了,只露出半张脸。

  初筝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  安寂手里拿着很厚的一叠A4纸出来,边角略显旧,应该是主人翻过的缘故。

  他将那叠A4纸递给初筝:“这本来是我的第一稿,但是编辑说不行,所以就改了,但是我更喜欢这一版的。”

  原主的记忆中有《罪恶深渊》,初筝迅速将原主的记忆过一遍,大概知道写的什么以及结局内容。

  主要内容是讲一个卧底警察和社会大佬之间的博弈。

  ——不是兄弟情,是很正经的剧情流。

  因为他写故事的能力一流,即便是这样深沉的故事,读者也很买账。

  但初筝想了想,觉得那些读者大概是把它当成兄弟情在看。

  比较原主的记忆中,有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记忆,还就这个点,进行过长达三千字的长文谴责。

  内容是啥初筝不太清楚,她就只知道原主为写这三千字,熬了一个通宵。

  这是黑得太敬业了啊!

  黑子的门槛也是很高的。

  不是谁都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黑粉。

  初筝翻到第一页,简单的扫了两眼,剧情应该是从卧底身份暴露发生改变的。

  出版的书里,卧底被发现后就立即从大佬身边撤了,开始隔着距离博弈。

  而她现在看的这一版,卧底身份暴露后,并没有离开,依然留了下来。

  设定是大佬虽然怀疑他,但还没有确凿证据,所以卧底留在那里,就这么看的话,剧情似乎更加刺激一些。

  只是涉及到的内容,可能有些超线。

  初筝看得很快,安寂也没打扰她,安静的拿了本书,坐在旁边看。

  字数不算多,初筝很快就看完了。

  和他之前的结局不一样,这一版的解决是卧底死了,大佬活下来,最后的一幕是大佬给卧底的没有刻名字的墓碑献花。

  但是他出版的确实卧底彻底将大佬解决掉,拔除整个犯罪集团。

  “看完了吗?”安寂见初筝合上那一叠A4纸,立即放下书。

  “嗯。”初筝将它放在桌子上。

  “你觉得哪个结局好?”安寂眸子里闪着光,似乎想要听听初筝的意见。

  “我喜欢这个。”初筝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写?”

  一本书的结局,总是以正义的主角战胜恶势力结束。

  很少有人会这么写,除非有第二部……

  但是这本小说不管是从布局还是剧情上看,作者本人都没有任何写第二部的趋势。

  “人的一生是不完美的。”安寂抱着书,指尖无意识的蹭着书面:“书也是……唔,也可能是我思想不太好,我以前的心理辅导员和我说过。”

  写这本书的时候,他正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里。

  就好像看什么都是灰色,没有半点色彩。

  辅导员还说他在这么下去可能会抑郁,不过……他写这本书遇见了费修,后来情况就好转许多。

  “你想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  好人卡怎么还有错呢!

  好人卡有错请参考第一条。

  安寂眨下眼,琥珀色的眸子里盛着细碎的光:“你喜欢我的书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”

  嗡嗡嗡……

  初筝的手机有电话进来,震动声打断安寂的话。

  安寂笑了下,示意她接电话。

  初筝接完电话回来: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  安寂摇头:“没什么,我以为你不会喜欢那个版本的,费叔都说我写得太阴暗了。”

  如果他发的是这一版的结局,安寂觉得那本书可能不会卖得太好。

  初筝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拿着那份稿子又翻了翻:“人本来就多变,有光明就有黑暗,这样的结局更符合最初的人物设定。”

  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  而改过的那一版,就显得有些强行正义。

  初筝说的话不多,但对安寂来说,却像是一剂良药。

  那种被认同的感觉,安寂真的很久没有感受到过。

  “洗手间在哪儿?”初筝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,忍了半天,还是问了安寂。

  安寂赶紧指了方向:“那边。”

  初筝进洗手间,安寂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翻着手里的稿子。

  嗡——

  嗡嗡嗡——

  安寂往桌子上看去,初筝的手机似乎有消息进来,震动好几下。

  屏幕亮起来,又缓慢的灭掉。

  嗡——

  屏幕再次亮起。

  安寂没打算看初筝的手机,可他好像看见屏幕弹出来的消息里,有提到他的名字。

  那好像是微博的消息……

  安寂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一眼,心底有些迟疑。

  然而好奇心驱使下,明知道偷看不好,安寂还是伸出手,轻轻点了下屏幕。

  刚准备灭掉的屏幕瞬间亮起来,直接解锁——她没上锁。

  *

  安寂:我知道我这样不对,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!

  【不要控制你们投票的手,让它投投投!】

  【月票呀~冲鸭~~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