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150章 一画一世界

作品:天才纨绔|作者:陌上猪猪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9-11 21:39:33|下载:天才纨绔TXT下载
  “舒师姐,我江枫为人一向很简单,你对我好,我便对你好……这只是我的一份心意,没有贵贱之分。你若是执意拒绝,在我眼中,和一块一文不值的石头,有何区别?”江枫说道。

  若江枫介意,那么江枫根本不会送出去。

  既然江枫不介意,那么对江枫而言,所谓圣器,也不过如此,算不上什么。

  当然,以江枫如今的修为而言,圣器的确是算不上什么。

  嗜血剑也好,玉玺也罢,都是道器,而十方天印,更是无可捉摸,区区圣器,江枫又怎么会放在心上。

  “好……好吧!”

  听江枫这样说,舒静琀只能勉为其难,收下了这件圣器。

  舒静琀多少有点嗔目结舌,这可是圣器,江枫说送就送,浑然没有放在心上,手笔惊人之极。难以去想,江枫身上,到底发生过什么事。

  这件圣器江枫自疆外战场得来,是一枚圣人骨,江枫自得到之后,一直都没祭用过,冥冥中好似注定,要送出去。

  这般来说,今日里江枫将之送给舒静琀,算是一个顺水人情!

  江枫心结解开,舒静琀安排前去藏书阁的时间,就定在明日的上午。

  第二天上午时分,舒静琀如约出现在江枫的面前,两道身影一前一后,朝着藏书阁所在的方位疾掠而去。

  “久违了!”

  望向藏书阁,江枫低低自语,迈动脚步,大步走过去。

  “这,就是藏书阁第七层吗?”

  当江枫进入藏书阁的第七层之后,入眼所见,喃喃说道。

  藏书阁一共有九层,一层比一层神秘,每一次进入其内,都是给江枫一种叹为观止之感,此次,亦不例外。

  只不过,在葬仙地经历过诸种变故之后,惊讶也就一刹那的事情,江枫瞬间,恢复坦然。

  这第七层与前六层都是不同,但就像是第六层唯一的一尊法身一样,第七层内,唯一有的,是一幅画。

  那副画悬于空中,并不大,长约七尺,宽约三尺。

  在看到那副画之时,江枫的注意力,第一时间就被吸引过去,但吸引江枫的,并非这幅画本身,而是画面上的那些内容。

  “宇宙舟!”

  随意一眼,江枫就是看到了,那画面之上,有着一艘宇宙舟。

  宇宙舟的与天元大陆上的飞行法器有着非常大的不同,一眼便可区分,何况江枫见过宇宙舟,自然一眼就是认了出来。

  当认出来那是一艘宇宙舟之后,江枫的眼神不由微显异样,因为,在江枫看来,宇宙舟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幅画上。

  但偏偏就是出现了,是那般的违和,好似被强行添加进去的一样。江枫看着,满腹疑问。

  “如果能够得知,这幅画出自何人手笔,画卷中的秘密将迎刃而解,只不过,更大的可能性是,这幅画是没有主人的。”江枫沉吟道。

  那般违和之感,扑面而来,纵然江枫想要将之忽略,也都很难。

  “等等,假如不是画面违和,而是我的认知出现了错误的话!”一会之后,江枫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  江枫之所以会认为画面违和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江枫先入为主,下意识的认为,画卷的内容,是发生在天元大陆。

  可如果,画卷上所描述的一幕幕,并非发生在天元大陆,而是发生在另外一个世界的话,那么,宇宙舟的出现,非但不再违和,而是那样的理所当然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

  想着此点,江枫呼吸微微火热。

  江枫定下心来,进一步去观察,很快便是发现诸多不同,的确是他的认知偏颇了,画卷上的内容,看似是发生在天元大陆,实则,仔细去看,就能发现有着很明显的差别,属于另一个世界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江枫低语,更多费解。

  画卷所描述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内容,岂非也是表示,这幅画,不属于天元大陆,也是来自另一个世界。

  江枫想着,一抹神识释放而出。

  转即江枫神色微变,总算是明白过来,这幅画,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  “一画一世界!”江枫凝声说道。

  画面一片死寂,然而当江枫神识探视过去之时,却又无比的鲜活,那是江枫的神识,通过这幅画,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缘故。

  这就是一画一世界,只要江枫愿意,他将能通过这幅画,进入另一个世界。

  “呼!”

  即便江枫一向心性淡然,此刻都是不免动容。

  这是不可思议的情况,是惊世大手笔,通过一幅画,勾连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  “这幅画出现在藏书阁的第七层,莫非是表示,但凡有资格进入藏书阁第七层之人,也将拥有,进入另一个世界的资格?”江枫缓缓说道。

  藏书阁每一层的内容,都富有深意,这样一幅画的出现,不由让江枫浮想联翩。

  “以我如今的修为,的确算是有了这样的资格。”江枫又是说道,推己及人,不难得知,这幅画出现在藏书阁的第七层,有着怎样的深意。

  不过,江枫的心情依旧不平静,另有谜团,未曾解开。

  其中之一就是这幅画,是谁人所留,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强者,还是天元大陆的强者。

  若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强者,看似情有可原,可如何解释,这幅画出现在天元大陆,出现在藏书阁。

  若是天元大陆的强者,既然留下这样一幅画,无疑表示,曾经去过另一个世界,且在那个世界,也是绝世至强。

  ……

  瞬息间,诸多疑团,自江枫脑海之中,一闪而过。

  “我来到了藏书阁的第七层,此画,就是属于我的。”江枫说道,伸手,将画卷收了起来。

  这幅画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法器,江枫自是不会客气。

  “第八层……第九层……”江枫默默说道。

  藏书阁太过惊人,这样一幅画的出现,似乎是某种预示,在指点江枫的前路,江枫自我感觉,到了这样的一步,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  但这不是尽头,还有第八层以及第九层!

  江枫长叹,情知第八层和第九层之中,必然会出现更加匪夷所思的情况,奈何,非他目前所能触及得到。

  “这算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吗?”继而,江枫哭笑不得的说道。

  好在,江枫暂时并无去另一个世界的打算,不然的话,这幅画的出现,将会是一个莫大的难题。

  被迫要做选择,是留下来,还是离去!

  离去的话,进入另一个世界,感受不一样的大争之世,然而留下,似乎并没有足够令人信服的理由。

  江枫没有离去的打算,同时也给自己找到了理由,就是藏书阁的第八层以及第九层。

  或许,在等到进入藏书阁的第九层之后,他才是会考虑,是不是追随着虚灵犀的脚步,去见证不一样的灿烂。

  时间不长,江枫就是离开,舒静琀在那里等着他。

  “怎么这么快?”舒静琀问道,发现江枫进入藏书阁的时间,是越来越短暂了,这一次,半个时辰都不到。

  江枫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那副画太过震撼,还是不要让舒静琀知道为好,没有任何的好处。

  “第八层……”江枫问道。

  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不等江枫把话说完,舒静琀就是打断,说道:“我一无所知。”

  “哦?”

  江枫微微一愣,很快便也释然,毕竟,那些超出了舒静琀的认知高度,舒静琀不知道,很正常。

  “江师弟,以你如今的修为,也就止步于第七层,依我看来,要想进入第八层,恐怕要是那半圣,或者亚圣才行,至于第九层,非圣人不可入内。”舒静琀说道。

  “圣人?”

  江枫脸色变得异样,如果圣人才可进入藏书阁的第九层的话,那么,岂非表示,这藏书阁的来历,凌驾于圣人之上?

  “太难!”摇头,江枫苦笑着说道。

  半圣或者亚圣已经很难,圣人更为天方夜谭,当世圣人不出,亦是一个不出圣人的时代。

  “是很难,不过对江师弟你来说,未必没有可能。”眨了眨眼,舒静琀一脸娇俏的说道。

  她已经习惯了少年人一次又一次带来的惊喜,纵然少年人再度创造奇迹,也是会习以为常。

  虽然,舒静琀亦是清楚,的确很难,但万一,江枫做到了呢?

  “舒师姐,你太看得起师弟我了。”江枫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。

  证道之路碎断了,成圣的契机虚无缥缈。

  且,当世圣人不出的这种情况,更是无形之中增加了一些不可知的变数。

  这一世,虽说有神女天骄被冠之为半圣或者亚圣,但那只是一个美好的称誉罢了,实际上,要差很远,不具有可比性。

  江枫虽然从来不会妄自菲薄,但也从来不会妄自尊大,何况就是,他所修炼的岁月,终归是太短暂了,要想企及那样的一步,几乎没有可能性。

  “江师弟,走一步看一步便是,前路无尽而未知,又有谁能预料,会发生什么呢?”舒静琀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  她对江枫信心十足,虽然这样的信心源自于何处,即便舒静琀自身,都是一无所知,但并不妨碍,舒静琀对江枫有着百分百的信任。

  “舒师姐,借你吉言!”江枫大笑,而后不得不开始思考,自身接下来的路在哪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