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155 关闭

作品:血王座|作者:巴山小顾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8-14 11:05:25|下载:血王座TXT下载
  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瑞恩。

  当然,没有人知道真相,谁也不会把事情的根源和关押在荆棘之所的那个少年联系在一起,毕竟,在现实世界,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有所感应。

  这类似于某种心灵感应,直觉的一种。

  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,他们却没有办法知道。

  就拿诡界内的科拉多神父和施耐德神父来说,他们只知道有异变发生,因为,在他们两人面前,原本插在教堂祭台上的圣十字架正在不停地摇晃,那个缺口亦是如此,就像活物一般扭动着,洞口忽大忽小,时而扩张,时而缩小,弥漫在洞口的神圣因子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消失。

  两个神父第一时间跪倒在祭台前,不停地念诵神文,在胸前划着十字。

  不一会,念经声戛然而止。

  两人的神圣因子落在圣十字架上,其补充不过是杯水车薪,基本上,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  圣十字架上的神圣之光迅速消散,看上去,就和一座巨大的生锈的铁十字架没有丝毫区别,如果仍在路边,只能被当成废品回收。

  “主啊……”

  科拉多神父眼含泪光,发出一声悲鸣。

  作为03号圣物短暂的主人,他和圣十字架有着感应,这一刻,圣十字架上的圣约翰气息已经荡然无存,其根源核心虽然还在,却蛰伏了起来,须得放入圣池,经过长时间的信仰吸纳之后,在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重新派上用场,现在,已经没有用了。

  缺口在两人面前慢慢合拢,那里面传出来的气息让两位见多识广的神父也暗自心惊,若非缺口处圣约翰的气息存在,阻挡住了那强大气息的冲击,一旦让那气息席卷进入这个空间,他们两人哪怕献祭自己,爆发出来的神圣之光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  缺口合拢,也就是相当于通道断绝。

  这种情况下,没可能抓住诡界存在,也不存在将这诡界转换为秘界的可能,说起来,科拉多和施耐德两位神父应该感到遗憾和失望才对,实际上,他们两人完全没有那样的情绪。

  他们心中浮现的只有庆幸。

  从缺口那里爆发出来的能量波动,他们能够推算出那个诡界生物的强大程度,哪怕是动员整个法兰帝国南方的全部超凡者,也不见得能够征服那个强大的怪物,要想将这诡界转换为秘境,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行,或许,须得劳烦天堂山出手。

  这样的代价,这样的牺牲,其实并不值得。

  历史上,有着类似的故事。

  一个强大的王朝为了将某个诡界转换为秘境,为了变得更加强大,发动了总体战,动员了全国所有的超凡者,结果,碰上了硬茬,损兵折将也没能达成最初的目的,反倒因为实力下滑严重,被外敌发现了破绽,因而发动了灭国之战,成为了历史书上的几行文字,在现实世界不复存在。

  所以,科拉多和施耐德暗自庆幸。

  圣十字架虽然受到了重创,圣约翰的气息消散殆尽,不过,其根源还在,日后,只需要放在圣池中温养,吸纳了信仰之力,还能重现荣耀之光。

  能够将那强大的诡界存在阻隔在无尽虚空,断绝它和现实世界的联系,这一点代价,其实算不得什么。

  毕竟,他们也不是一无所获。

  脚下的这片诡界土地,相当于是从那个可怕存在那里硬生生地夺了过来,这片空间内的那些神奇生物虽然大多已经被摧毁,但是,只要这片空间存在,便可移植,可以培育那些超凡材料,相当于是一个小小的秘境,哪怕要和鸢尾花和兰斯城分享,结果也还不错。

  所以,这两人暗地里庆幸。

  只是,在那缺口后面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究竟是什么变化使得圣约翰的气息消散殆尽?

  这些疑问依旧在两人心底徘徊,久久不去。

  ……

  现实世界,霍村。

  荆棘之所内,瑞恩·夏尔盘膝而坐,身躯在微微颤抖,在他身上,有着微光闪烁,这些微光变换着色泽,就像是一个人形的彩灯。

  仿佛有着许多气息想从他身躯内钻出来一般。

  只是,这些气息只能弥漫在他体外一寸左右,超出一寸便立刻熄灭。

  甚至,它们没能引起荆棘之所的反应,荆棘之所依然沉默着,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  所以,负责看守荆棘之所的守卫连头都没有扭过去,仍然背靠着松树,望着山坡下出神,在山坡下方,一个黑衣少女肩上扛着水罐,正仰头向着这边望来。

  守卫是一个骑士,并非正宗的护教骑士,而是类似瓜迪奥拉这样被圣堂雇佣的临时人员,圣堂的人手捉襟见肘,这些信仰不怎么虔诚的家伙也有着职称。

  骑士也有着高下之分,有遵循骑士之道的守旧派,例如大卫·席尔瓦这样的家伙,也有类似守卫这样的现实主义者,现在这个时代,现实主义者居多。

  他望着山坡下的黑衣少女,脑里浮现的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那就是这少女长得怎么样?是不是好看?

  不过,黑衣少女抬头望向这边的时间不长,当守卫仔细望下去的时候,她也就低下了头,继续扛着水罐向前行走,很快,就消失在守卫的视线之外。

  马尔蒂·艾斯美拉达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向山上眺望。

  她知道,瑞恩·夏尔正在那里,被关押在荆棘之所接受考验。

  对此,她其实并不担心。

  她相信瑞恩·夏尔并不曾被诡界气息污染,也不可能入魔,对于入魔者,对于污染源,她自身就是一个强大的检测仪器,不可能能够瞒过她。

  然而,路过此地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向上望了一眼。

  实际上,她取水不需要走这边,从另一条路去取水距离要近不少,她自己也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这条路上,那时候,感觉脑子有些迷糊。

  在她眺望的那一刻,是脑子最不清楚的时候。

  那里,似乎有着什么吸引着她。

  眉心痒痒的,她忍了一会,这才没有让那只眼睛睁开。

  当守卫望过来的时候,她恢复了清醒,也就低着头离开了。